津沽新闻网

主页
人民的生活信息网

亿万富豪竞逐2020年总统,美国政坛沦为有钱人的金钱游戏?

更新时间:2019-12-24 05:44点击:

  拥有541亿美元(约合3803亿元人民币)净资产的前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富有的总统参选人。

  仅在宣布参选的首周,布隆伯格便斥资4000余万美元(约合2.8亿元人民币)发起了一场广告宣传运动,这使他有望打破现代历史中总统竞选的个人开销记录。

  和博隆伯格一样,美国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是一名亿万富翁,在2016年的那场大选中花掉了6600万美金。自1970年“美国竞选资金法案”生效以来,若不考虑通货膨胀,特朗普至今仍是总统竞选个人总开销纪录的保持者。

  特朗普这位美国亿万富翁的首次胜选,在富豪政客的黄金岁月中到来。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的普通人更加贫穷,富人更加富有,越来越多的亿万富翁和百万富翁开始参选并夺得政治职位。

  布隆伯格也曾是这一潮流的塑造者。2009年,时为纽约城第二大富豪的布隆伯格在谋求连任纽约市长的竞选中,成为首位豪掷一亿美元的政客。在金融危机的剧烈影响下,布隆伯格依然源源不断地为自己的竞选活动输送了1.02亿美元(约合7.18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在他取得成功的三次市长竞选(2001年、2005年和2009年)中,博隆伯格总共花掉了2.5亿(约合人民币17.6亿元)美金。

  现在,博隆伯格又成为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中仅有的三位亿万富翁候选人之一,另外两位是现任总统特朗普和对冲基金投资者托马斯·斯泰尔,他们正走在击破总统候选人个人开销记录的历程中。

  富豪政客的激增,要部分归咎于水门事件后竞选资金司法管理体制的崩溃。当时政党开始寻求家财万贯的候选人,同时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令富豪们获得了更多财富,于是大多数美国政治文化的分析人士坚持认为,由于这些亿万富翁取得了巨大成功,因此具有独一无二的资格来处理日益复杂的国内与国际问题。

  从1976年至2008年,美国总统候选人依赖于公开资金。总统公开资金系统的架设致力于减少尼克松在水门事件的一系列资金丑闻中值得警醒的腐败行为。从那以后直到巴拉克·奥巴马,每一任美国总统的胜选都仰仗于公开资金。

  但由于富豪政客的野心,总统公开资金系统在设立后不久便早早开始瓦解。前得克萨斯州州长约翰·康纳利是第一位拒绝公开资金的政客,在1980年共和党党内初选中,他的个人账户支出了50万美元。

  而得州的科技投资者罗斯·佩罗在总统竞选中的开销比这要多得多。1992年,佩罗放弃了公开资金,而是从个人资产中划出6000万美元,其中4000万都用在了最后一个月的竞选活动中。虽然他最终败选,但获得了19%的选票——这是自1912年西奥多·罗斯福以来,非两党候选人取得的最好成绩。

  尽管宣称并未受到佩罗的启发,出版商人斯蒂夫·福布斯在1996年也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奔波,同样也使用了个人资产来帮助自己这位政治门外汉参与竞选。而正是福布斯不接受公开资金的决定,标志着总统公开资金系统的终结。

  随着福布斯的个人资金账户在2000年第二次被使用,时任得州州长乔治·布什也选择不使用公开资金。2004年,佛特蒙州州长霍华德·迪安与马塞诸塞州参议员约翰·克里都选择在的党内初选中抛弃公开资金。

  截止到2008年,没有任何一名政客在两党的党内初选中依赖于公开资金的帮助。在奥马巴赢得了的总统提名后,他成为了公开资金设置30年以来首位拒绝该项赞助的总统大选候选人,这一决定对公开资金系统的打击是致命的。自此,富豪政客再也不用受任何形式的公开资金所拖累。

  尽管总统公开资金系统的瓦解诱使越来越多的富豪参与到总统竞选中,但这并不能解释在与全球金融危机和大萧条相伴的过去十年中,富豪更有机会赢得总统职位的深层原因。

  在过去的十年中,亿万富翁和百万富翁们赢得了科罗拉多州、佛罗里达州、伊利诺斯州、密歇根州、内布拉斯加州、北达科他州 、田纳西州和西佛吉尼亚州这八个州的州长职位。

  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里克·斯科特拥有数亿美元的个人资产,他已经花费了1亿美元(约合70.4亿元人民币)来赢得佛罗里达州州长的两届任期(2011-2019),随后又花掉了6300万美元(约合4.44亿元人民币)赢得了2018年的参议员选举。吉姆·贾斯特斯是西佛吉尼亚州的首富,这位煤炭大亨消耗了400万美元(约合2816.4万元人民币)赢下西佛吉尼亚州的州长职位。同样,手握数亿美元的前微软副总裁道格·伯古姆成功入主北达科他州,尽管该州的法律未要求他披露具体的竞选金额。

  伊利诺斯州的州长J·B·普利兹克取用了34亿美元(约合239.4亿元人民币)个人资产中的1.71亿(约合12.04亿元人民币)用于2018年的州长竞选,这打破了任意职位竞选活动的个人开销记录。普利兹克击败了时任州长布鲁斯·朗纳,尽管后者也拥有近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0.4亿美元)资产,但在同场竞技中只投入了57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1亿元人民币)。

  诸如佩罗、福布斯、特朗普和博隆伯格这样的候选人都在谱写同样的政治主题:他们都是政治门外汉,却能免于竞选献金带来的麻烦,同时对政党纠葛置身事外。

  其实,美国拥有悠久的富豪政客传统,诸如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前任副总统纳尔逊·洛克菲勒、遇刺身亡的约翰·肯尼迪 、汽车业巨头亨利·福特等人。但相比于早前的时代,现在的局面有些不同,这体现在选民对富豪政客的迷恋上。

  并非每个富豪政客都能在近期的选举中获得胜利,比如前惠普总裁梅格·惠特曼就在2010年,以破纪录的1.44亿美元(约合10.1亿元人民币)谋求共和党的加利福尼亚州候选人提名,在失败后显得尤为愤怒。世界摔跤娱乐(WWE)前总裁琳达·麦克马洪分别于2010年和2012年竞选康涅狄格州参议员时两次败选,然而她花掉了1.08亿(约合7.6亿元人民币)美元。

  越来越多的富豪将可能的总统竞选提上了议事日程,比如马克·扎克伯格、迪士尼总裁罗伯特·艾格和达拉斯独行侠的老板马克·库班。此外,星巴克咖啡的所有者霍华德·舒尔茨可能以非两党候选人的身份参选,也在媒体上挂起了一阵短暂热度。不过在大量阻力面前,舒尔茨最终放弃参选。

  或许布隆伯格的巨大财富是一场灾难。在全球金融危机后,民众对美国传统社会精英的信任正在崩塌。多个国家的选民纷纷倒向了左翼民粹主义者、极右翼民粹主义者和某个特殊的身为亿万富翁的极右翼民粹主义者。现在,民众真的相信身为全球金融系统代理人的亿万富翁,能打破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共识吗?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