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新闻网

主页
人民的生活信息网

小企这一站:南迦巴瓦,十人九不遇

更新时间:2020-01-14 18:42点击:

  第一次去西藏,在林芝的两天里,每一次靠近这座《中国国家地理》评选出的国内最美山峰No.1,都能清晰的一睹真容,实在是种极大的幸运!

  旅行社安排的黑色SUV经过一段正修的土路开始很顺利,但最后跃上水泥路面时蹦了起来,再砸回道面时,底盘重重的磕在水泥路牙上。司机大哥熄火下车看了看,好像没啥事,再上车却怎么也打不着火。努力再三依然无效,可能电路或油路哪里震坏了。这时约19:00,离我们开出林芝已经一个多小时。

  百无聊赖地用捡到的树枝拨弄着路边的灌木,一边观察山谷对面电线塔的亮度减弱的速度,一边用“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自我安慰。

  就这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电话想了,老婆在那头确认我们在公路上,让我俩准备上车。一会儿从一辆白色的依维柯冲上来朝我们闪灯,同行另三人在车里,打开车门钻进去。车子迅速发动,飞快朝前窜。

  上车后才知道这部车的司机和刚才那部属于同一个公司,波密回林芝的路上见到了遮无挡的山峰,觉得应该把抛锚的我们拉上去看上一眼。开车的师傅在川藏线上跑了八年,熟悉路况,闷声不语,一路超车。我知道,他是憋着劲在和逐渐西沉的太阳赛跑。

  到达公路边第一山口个观景台。前方谷口豁然出现一列巍峨的雪山,由左向右目测约10度的梯级升高,再最高点处攒出峰锐的60度山尖,再陡然下切。铮铮铁骨的山脊披着银袍,太阳已经西斜,迷人的金色光芒,又使雪山拢上一层金光。

  速度按下几次快门,才长出一口气来凝望对面的雪山。山风猎猎,身后的风马旗被风卷得“哗啦啦”作响,回头一看,那数不清的经蟠竟也汇成一个山峰般的尖顶,可惜阳光已经不能照耀到它们,否则,应该也是金色的。

  赶到第二个观景台,没等车停稳我就冲下去,顾不上高原不宜奔跑的戒律,连蹦带跳的扑向百米开外有木围栏的观景台

  静心观看对面的山峰,日落之后的雪山依然清晰可辩,不像刚才那么威严壮丽,却另有一种沉静,肃穆的骄傲与冷漠。

  同行的河南大姐兴致盎然,在观景台上兴奋地转圈拍照,我和老婆还有独行的甘肃大哥也很高兴,相机,手机各种随身设备拍了个遍后聊天的话题总结起来就两个字:缘分。说实话,有幸第一次进藏就看到这样的景观,不容易。我有过连续几天辗转几个不同的位置都看不到蜀山之王贡嘎,很清楚这幸运的成色。

  夜色渐浓,为了不让司机大哥和大嫂等待太久,大家恋恋不舍地离开观景台,回程的路上才发现嗓子渴得冒烟,至少两个小时没喝水了。观景台周围的摊铺早已没人,只碰到一个藏装大哥,打发老婆去买水,我先回到车上。副驾大嫂知道他们去买东西,焦急万分。终于弄清她的担忧,是怕碰到过多不必要的纠缠。等老婆回来,才知道人家送了开水,连钱都不收,完美得连大姐都不敢相信。

  回程前,随手又拍一张车灯照亮小木屋为前景的南迦巴瓦群峰。也许这辈子子我不会再到这个地方来,但我忘不了这一天,忘不了这一路碰到的好心人。

  第二天的行程安排是雅鲁藏布大峡谷,天气依然十分晴朗,以至我们不由得念叨:会不会还那么幸运地得道南迦巴瓦的眷顾呢?

  事实证明,在那两天里,传说中十人九不遇的南迦巴瓦峰对我眷顾有加,在我们前往的路途中,始终敞开他的胸襟,坦坦荡荡的面对我们

  南迦巴瓦在藏语中有多种解释,一为“雷电如火燃烧”,一为“直刺天空的长矛”,后一个名字来源于《格萨尔王传》中的“门岭一战”,在这段中将南迦巴峰描绘成状若“长矛直刺苍穹”。由这些充满阳刚的名字里,我们大概也能揣摩出南迦巴瓦峰的刚烈与不可征服。

  南迦巴瓦峰是复式褶皱中一个向北倾斜的短轴向斜构造,山体以片麻岩为主,它主要有三条山脊,西北山脊,东北山脊和南山脊。东北山脊蜿蜒约30公里,直抵雅鲁藏布江岸,脊线上有6个海拔6000米以上的山头凹凸起伏;南山脊两公里处的乃彭峰,海拔7043米,它们之间的山口称之为“南坳”。因其主峰高耸入云,常年云遮雾绕,充满着神奇的传说。当地人们相传天上的众神时常降临此山,聚会、煨桑。那高空风造成的旗云就成为众神们燃着的桑烟。

  云雾开始聚集,那个艳阳的中午之后,云层越来越浓,向一睹神山的真容,可能要等很久。因为:雅鲁藏布大峡谷是西藏最大的水汽通道,印度洋季风带来的暖湿气流带来充足的湿气,在南迦巴瓦冷凝出终年积雪,也时常为山峰遮上了神秘的面纱。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