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新闻网

主页
人民的生活信息网

网络主播“跳槽”:直播平台上的爱恨情仇

更新时间:2019-11-15 23:25点击:

  本次论坛由中国法学会经济法学研究会竞争法专业委员会、湖北省法学会竞争法学研究会主办,武汉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所、武汉大学法学院承办。来自法律界的专家学者、法官、律师和企业代表近200人围绕当前竞争法与知识产权法理论和实务中的热点问题展开深入研讨。

  其中,在大会“互联网直播中的疑难法律问题”单元,就当下热门的主播跳槽问题,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法官余杰、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宏光、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姚兵兵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法官余杰以《反不正当竞争法视野下网络主播跳槽问题》为题,首先简要概述了针对网络主播跳槽行为通常通过合同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和著作权法三种路径予以规制。

  其次,他结合网络直播行业的竞争特点、反不正当竞争法的适用范围、限制主播跳槽与主播个人择业自由冲突的解决等内容,分析了对网络主播跳槽行为若以反不正当竞争法路径进行规制所需要考量的多方面因素。具体表现为对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评判标准应当包括该竞争行为对行业效率的影响、对竞争对手的损害程度、对竞争秩序及行业发展的影响、以及对消费者福利的影响。而且,他还提到在个案审理中还应当关注挖角平台的主观过错、平台对主播的发掘与培养程度、网络主播知名度及影响力、对消费者的影响程度等多种因素。

  再次,他提出网络主播流动的自律与他律的冲突与协调,鼓励行业自律,司法不宜轻易干涉,但必要时应起到指引作用。

  最后,他提到反法谦抑性和引导性问题,其认为网络直播行业的商业模式与传统行业相比具有鲜明的特点,并且该行业不断有新的变化,个案需要结合当时多种因素做具体地、动态地分析。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邓宏光教授以《“反法”一般条款的扩张性与谦抑性:以系列跳槽案为例》为题,分析了反不正当竞争法一般条款适用于跳槽系列案的诸多难点:

  首先,跳槽在各个行业均频繁发生,从人才流动的价值看,主播跳槽对于行业发展具有积极意义,并且相关报告显示,主播跳槽比率也在逐年下降,从2016年的29.7%下降到2019年的6.8%,表明直播行业本身对主播跳槽行为也具有自我调整能力。

  其次,直播行业的盈利模式反映出,主播在占据近90%的用户增值付费商业模式中处于重要的商业伙伴位置,是直播平台竞争力的核心,但并非是直接竞争的产品,主播的竞争力最终要通过其产品或者服务来发挥作用。

  再次,只有在其他法律难以适用,且反不正当竞争法对该种竞争行为未作出特别规定的情形下,才能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一般条款,因此在主播与平台之间存在合同的情形下,反不正当竞争法介入的空间不大。

  最后,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一般条款,并非会比适用合同法能更精确地界定平台损失,并且如果高价引诱违约者构成不正当竞争,平台再对主播提起合同诉讼,可能会存在双重获利问题,况且如何认定高价引诱违约,以及高价引诱违约是否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也存在法律适用上的难题。总体而言,对于主播跳槽行为,反不正当竞争法一般条款的适用还是应当保持相应的谦抑性。

  姚兵兵庭长发言:《网络主播与直播平台的爱恨情仇——以网络主播“跳槽”案为例》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姚兵兵以《网络主播与直播平台的爱恨情仇——以网络主播“跳槽”案为例》为题,结合网络直播行业的竞争特点、平台与主播的合作模式以及网络主播跳槽的特殊性等内容,对平台与主播之间的法律关系、非竞争条款的效力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首先,他提出目前实践中主要存在合作关系说和劳动关系说两种不同观点,但生效判决普遍认为主播与平台之间不构成劳动关系。

  其次,其指出平台和主播所达成协议中的非竞争条款均被法院认定为有效,且主播均被据此认定构成违约。

  最后,从规范行业流动来看,该行业正在发展过程中,司法不应轻易干涉人才流动的过程,但需要司法予以必要引导,以保证行业有更好的良性发展。

官方微信公众号